【社會實踐】社科院USR學生觀點--「朝向USR在地實踐的智庫」 社工碩二 陳劭虹



社科院USR學生觀點–「朝向USR在地實踐的智庫」 社工碩二 陳劭虹

認識敏傑院長是在我暑期實習的時候,他是我的學校督導,老師在實務領域的經歷豐富,每次與老師團督的兩三小時中,總是覺得收穫很多;也得知老師即將開的碩班課程「社會倡導與充權專題」,在我們這一屆的教法將會改變很多,「不再是課本與理論,我們要實際醞釀一個NPO的產生,去拜會一些三峽的重要人士…」,老師充滿熱力的說著他的規畫。這聽起來蠻有挑戰的,學術的殿堂常常讓我們躲在熟悉的課本與報告模式之後,往往想法在課堂上高談闊論後就結束了,我們鮮少深入去瞭解實務現場,也幾乎沒有機會從頭開始接觸一個組織的孕育。

一開始的幾堂課裡,我們需要不斷瞭解什麼是「大學社會責任」(USR),它的理念是什麼?現在已經做了什麼了?還有去釐清我們可以做什麼?這樣才能站在跟老師一樣的知識與高度下去碰撞出新靈感。但要把自己的高度拉高到研發位置實在不容易,我們向來較習慣去執行、完成交辦的事情,頂多在這小小的事情裡加些新點子;但現在是一個新的、大的、還沒成熟的USR理念,我們要去想可以做什麼?還有要想我們自己能貢獻什麼?

我會音樂,從小就參加許多的合唱團、管樂團,演出過無數場表演,我知道音樂能帶來快樂,而一直以來我都想把音樂用在社工專業上。在過往的實習經驗中,我試過將音樂帶入失智症患者的團體活動中,發現失智症患者不管疾病嚴重程度,他們都對熟悉的音樂有反應,有位失智重度的長輩認知功能已退化到不能瞭解你在說什麼,也無法正確回應你的問題,但只要熟悉的旋律一出現,她就能跟著哼;這點讓我信心大增,認為音樂真的可以做些什麼。在課堂上,曾敏傑老師很直接的點出他想運用我的音樂能力,發展出北大可以做的音樂在地實踐。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,讓我能認真的去想–音樂要怎麼結合社工的專業。一學期過後,發展出的音樂在地實踐走向有兩個,一是學生組小團表演;二是與校內音樂性社團合作,合辦期末公演,輔導使其漸漸成為北大每年必辦的校內與在地傳統,而音樂老師的教學費用由USR補助,幫助讓學生的音樂及演奏能力提升。

除了音樂的主題外,其他同學根據自己整學期參與的各項議題,也都能進一步去發想可行的計畫,想想還真不少呢!一個學期下來,我們接觸了北大派出所、三峽區區長、桃園女子監獄、春暉啟能中心、三峽農會、隆恩埔部落、李梅樹紀念館等等。老實說,每次去之前壓力都是頗大的,因為我們要準備介紹自己的USR理念給這些地方重要人士瞭解,才有可能談進一步的合作,但我從來沒有什麼場合能學習這很實務的「與人建立關係」、「溝通」、「談合作」的技巧,那都是課本上的理論!真的很感謝這堂課的機會,讓我能親臨現場的看到老師及在職生同學如何與人互動,這個經驗也促成我很大的躍進,不管是日後論文中與機構談合作、與研究個案的訪談、抑或是與北大音樂性社團與幹部們的訪談都有很大的幫助。讓我真的能感受到「願意去溝通」、「傳達想法」就是個機會,比你關在家裡想破頭還好;溝通後瞭解彼此、蒐集資訊,也瞭解合作的機會與其他發展的可能性,馬上就踏出了很多步。

透過這堂課,讓我更瞭解三峽,發現它是很有文化及人情味的地方。以後我應該會常常想起這個地方、這裡的人、這裡的景色,以及我們在這裡做過的事。